欢迎光临苏州市吴中区医药行业商会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商会简讯
吴中区医药行业商会简讯

第3期
总第81期
苏州市吴中区医药行业商会  2021年9月8日
 苏州市吴中区生物医药行业协会 电话、传真:82119018 
 网址:http://www.wzyysh.com wzyyhysh@163.com

             
             目
       
 
一、两会热点聚焦
         国产医疗器械何时也能有“嫦娥工程”
 
二、会员论坛
         若想重生   唯有改变  
            ——写在企业销售转型升级之际
 
、信息动态
        孙田江、陈建恒应邀出席吴中区新春团拜会
        商务局下发申报2014年度苏州市商务发展专项资金通知
        区工商联公众微信号“吴中商会”即将上线
  
四、走近铜仁
        做美容健康不必去瑞士 来铜仁
            ——贵州省铜仁市夏庆丰市长在两会接受采访时的讲话
 
          我们的“嫦娥”能上天,“蛟龙”能下海,医疗器械为什么就没有叫得响的“品牌”?
                         国产医疗器械何时也能有“嫦娥工程”
 
      国产医疗器械创新一直备受全国政协委员关注。本报2013年8月刊登的《国产医疗器械创新需要氛围》稿件得到中央领导高度重视,被批转到国家食药监总局,为推动相关文件的出台起到了一定作用。对于这一话题,不少委员都在问:我们的“嫦娥”能上天,“蛟龙”能下海,我们的医疗器械为什么就没有叫得响的品牌?真希望国产医疗器械创新能有个“嫦娥工程”。
                高端市场几被国外垄断
    全国政协委员、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胡盛寿表示,美国的生命医学科学相关产业的产值占到整个GDP的1/3以上,我国这个比例还很小。“虽然医疗器械的市场总量较大,但创新水平不高,特别是高端医疗器械基本全是进口。”
    比较典型的就是口腔种植体。据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原院长俞光岩介绍,现在口腔种植科的种植体用量比较大,但绝大部分都要靠进口,价格要1.5万元左右一个。
    心脏起搏器也是如此。据全国政协委员、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律失常诊治中心主任张澍介绍,给患者植入一台心脏起搏器总花费要七八万元,患者觉着很贵。其实,这其中近80%是进口医疗器械的费用,我们的很多钱都被外国企业赚去了。
    在国产医疗器械市场中,心脏支架的市场占有率是最高的。据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主任霍勇介绍,2013年我国使用了近70万个支架,其中78%左右为国产。“可我们依然以仿制为主,真正原创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在人家手中。”
    “国产医疗器械创新关系到人民健康水平,这么多器械的知识产权掌握在人家手里,给不给你人家说了算。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也涉及到国家战略。”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浙江省委副主委赵光育表示。
                 医务人员参与研发缺少动力
“医疗器械创新主要来源于医生。企业也可能有好的创意,但因为不在临床,不可能全面细致地了解疾病诊疗需求,所以对器械的需求和存在的不足,不会像医生那样清楚。”霍勇认为,我们应该向以色列学习。在以色列,很多新的医疗器械都来自临床医生的创意。国家应从政策上鼓励临床医生参与医疗器械研发,给予医生丰厚的回报。
    我们现在对医生参与医疗器械研发的支持力度远远不够,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医生参与进来的角色定位不清楚,知识产权的认定也存在问题。“医生是单位人,有了成果,大部分回报都归国家或单位,怎么调动其积极性?”胡盛寿说。
     “企业与临床医生紧密结合的意识也比较淡薄。”俞光岩表示,很多企业往往到了产品已成型要做临床试验了才找到医生,一旦不适用于临床,就要大修大改,有的甚至要完全推翻,不仅耽误了研发进程,还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实际上,从有了创意开始,企业就应该让医生深度参与、全程参与,少走弯路。”
                        审批不畅成软肋
“一种新的医疗器械从研发到上市50%甚至80%的时间都花在了审批上,有的一拖就是几年,技术领先的也被人家追上了,怎么鼓励创新?”胡盛寿表示,虽然去年2月份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批程序(试行)》,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我们的审批依然存在不少问题。有些问题是因为审批部门缺乏专业能力,有些是审批人员的专业素养不够。
    举个简单例子,一个心脏支架出来后要做体内体外的临床试验,我们现在连一个国家级的检测基地都没有。虽然不可能在全国各地建很多检测基地,难道不可以授权一家大型三甲医院做这个事情吗?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副所长池慧的数据更能解释我国医疗器械审批和监管面临的困境。2012年底,全国共有医疗器械生产企业15348家,经营企业185575家,而全国共有医疗器械生产监管人员2459人,专职人员966人,经营监管人员3683人,专职人员1158人,即每个专职生产、经营监管人员要承担27家生产企业、160家经营企业的监管任务。
    另据了解,目前全国负责医疗器械注册的工作人员仅103人,各省局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人员约有200人。其中,国家总局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中心技术审评人员仅60人,距有效完成承担基本任务的需求相距甚远。
    “这几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加大了专业人才的培养力度,但这有一个过程,因为这些人必须是复合型人才,既要懂声光电、生物、医学、化学、材料学等多方面的知识,还要熟悉这套审批程序。”池慧表示。
                    招标定价不合理,企业气不顺
    “医疗器械和其他产品不一样,不是价格越低越好。价格太低,企业无利可图,质量就难保证。”赵光育表示,目前我们的招标定价政策存在一些问题,比如CPI在涨,人力成本也在涨,可招标价格连续几年不做调整;还有一味的低价政策,先上市的原创产品定价低于后上市的跟进产品;新进来的外省市产品可以定一个新的价格,而本省市原来的产品招标价不动。
    “还有国内国外产品同质不同价的问题,这种情况在心脏支架方面表现比较明显。”霍勇表示,目前国产心脏支架与进口心脏支架在质量上几乎没差别,但是招标定价进口产品的价格几乎是国产产品的2倍。“考虑关税问题,进口产品可以适当高一些,但不该有这么大的差距。”
    在税负方面,国产医疗器械企业的优惠也有限。张澍指出,目前国家对高新技术企业实施的是3年免税政策,可是医疗器械研发具有“高投入、周期长、风险大”的特点,有些研发需要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才出成果,怎么办?他建议延长国产医疗器械企业的免税期;国家比照生物制品企业4%的税率向国产医疗器械企业征税,同时优化产业链生态,让创新“获利”,使民族品牌“挺起腰杆”。
                 快步追赶,需要“历史的耐心”
    “目前我国经济下长点很重要,以医疗器械为代表的生命医学科学绝对是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胡盛寿认为,在国家实施创新驱动工程的背景下,提高国产医疗器械创新水平尤其重要,应该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
    在国家层面,胡盛寿认为,应该效仿“嫦娥工程”,通过重大专项扶持国产医疗器械创新,而且要持续地、稳定地进行投入。“要特别注意科研经费的浪费问题,不要把钱都花在低水平的复制上。”
    “可以选取一些重点领域,通过重大专项或基金支持企业、医务人员、科研单位等联合攻关,争取有所突破。”张澍建议。
    池慧介绍,事实上,去年发改委和工信部设立的战略新兴产业的重大工程中,就有高端医疗设备工程。“我们在医疗器械创新方面底子薄、起步晚,我们需要一点‘历史的耐心’。”                                    (《人民政协报》记者李木元 向佳)
 
     编者按:新年伊始,医药行业各企业都在规划设想新一年的发展,在此时,我们把商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珍生源医药营销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刘宝玲在2014年企业销售转型升级时在企业内部刊物上刊登的一篇文章推荐给大家。在珍生源销售转型升级取得成功(2014年销售总额增加30%,被区委、区政府评为“吴中区2014年度优秀商贸企业”)的今天,我们重读刘总富有激情的文字,大家都会有所启发。
 
                                若想重生  唯有改变
                                   ——写在企业销售转型升级之际
                          江苏珍生源医药营销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副总经理 刘宝玲
 
    “孤鹰不褪羽,哪能得高飞?蛟龙不褪皮,何以上青天?”
    “鹰”和“龙”都是在我们意识中威猛的动物。老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的年龄可达七十岁。
    每一个企业的创立,创业者都想做一个百年企业。然而在企业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困难,有些问题可以轻易地解决,有些困难可以安然地度过。但在企业发展中遇到的瓶颈和转型问题,该如何更好地解决,是现实留给企业管理者一道难以破解的难题。
    老鹰要想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四十岁的时候必须做出艰难而重要的决定。因为当老鹰活到四十岁的时候,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的抓住猎物;他的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脯;他的翅膀变得十分沉重,因为此时它的羽毛长的又浓又厚,使飞翔变得非常吃力。它此时有两种选择:等死或经过一个万分痛苦的过程。
   企业何尝不是如此。经过数年的发展,企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企业的摊子也已慢慢地摊开。曾经的新员工也变成了老员工,创业的激情在不断地减退。老员工思想出现了懈怠,团队的战斗了削减了,团队的凝聚力弱化了,而福利和费用在不断地增加。更加可怕的是创业时的资源和管理模式此时已经时过境迁,不能适应目前市场及企业管理的需要。这时企业的发展会变得困难,业绩会出现止步不前甚至下滑的状况。员工开始感觉企业发展出现了问题,但找不出问题所在。老员工开始抱怨,甚至怀念创业时的日子。坚守不住的,开始陆续地离开企业。留给企业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是继续沿着创业时成功的经验和模式走下去,还是再探索新的发展思路。两者同样都有风险,要发展,就必须要选择,“若想重生、唯有改变”!
    老鹰要想继续重新翱翔,必须经历150天漫长的蜕变……
    首先它必须尽全力飞到山顶,在悬崖筑巢,停留在那里,不能飞翔。用他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用新的喙把指甲一个一个拔掉。当新的指甲长出来后,它会再把羽毛一根一根的拔掉。经历漫长的五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老鹰又开始飞翔了,重新获得了再活30年的生命。
    企业的转型最大的问题在于资源的重新配置,老的资源与原有企业的人员、结构、组织、制度、业务的配套已经形成了完美的组合,不多不少,不大不小,特别是经过数年的磨合已经融入了员工的血液中。改变!谈何容易?资源的重新配置就意味着增加或削减,增加成本或浪费资源。转型一旦开始改变便会打破原有的平衡,转型的痛苦就在于过程,老的秩序和资源配置已经打破,新的秩序和资源配置还未建立,企业的运营就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业绩不稳,人心思定。关键是旧的思想观念需要转变,往往需要一段时间。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时候我们必须做出困难决定,开始一个自我更新的历程。珍生源医药目前正处在一个销售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企业已经规划了销售转型升级的方向及目标,并且已经开始实施。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和销售部门的全体员工已经开了数次的会议,对转型升级的内容及工作重点已经做了详细的部署,资源的配置也已重新进行了调整,销售部全体员工也已经理解公司转型升级的目的和意义。此时我们要做的是必须把旧的思想,旧的习惯抛弃,才能使我们获得重生再次起飞。
    我们需要的是自我改变的勇气和再生的决心!改变是痛苦的,但改变是必须的。当我们通过改变而获得重生后,我们就能去领略生命新的长度和高度!
    我相信,只要我们愿意改变旧的思维和习惯,学习新的技能,就能发挥我们的潜能,创造崭新的未来。珍生源医药的明天就一定会更加美好!
    是雄鹰,就应该翱翔在蓝天上!
 
                           孙田江、陈建恒应邀出席吴中区新春团拜会
 
     2015年2月13日,区委、区政府在太湖论坛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吴中区新春团拜会。本会会长、江苏吴中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田江和本会副会长、国药控股苏州康民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建恒应区委、区政府邀请出席团拜会,与我区各级领导、各界人士代表欢聚一堂,满怀激情,回顾往昔,展望未来。
 
                   商务局下发申报2014年度苏州市商务发展专项资金通知
 
   为更好地贯彻落实苏州市商务发展扶持资金政策,充分发挥政策资金的导向作用,促进商务经济科学发展,根据苏州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商务转型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苏府〔2012〕57号)、《关于促进苏州市服务外包跨越发展的若干政策》(苏府〔2014〕147号)、《关于促进电子商务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苏府〔2012〕236号)和市政府办公室《关于转发苏州市市级商务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苏府办〔2015〕34号)等文件精神,2014年度苏州市商务发展专项资金的申报工作已经开始。吴中区商务局专门下发了《关于申报2014年度苏州市商务发展专项资金的通知》。我会于本月20日将市、区商务局文件通过邮件发至各会员企业,请各符合条件的企业抓紧时间进行申报。申报项目与报送材料按照苏州市《关于申报2014年度苏州市商务发展专项资金的通知》的规定,申报材料于3月31日前一式二份送至吴中区商务局相关业务科室。企业申报材料需每页加盖公章(发票和费用凭证还要加盖财务章),装订成册。
    各企业在申报过程中如有疑问,请及时与吴中区商务局相关科室联系。各科室联系人及联系电话如下:外企科联系人:项玲、葛晓雯65251411;外贸科联系人:邹磊、冯宇65256225;外经科联系人:唐晓晨 65631907;商贸服务科联系人:许永清66505202。
 
                          区工商联公众微信号“吴中商会”即将上线
 
     区工商联公众微信号“吴中商会”即将上线,拟每月免费宣传推介10家常执委企业。有意向的企业可向区工商联提供宣传推介信息:企业全称,企业简介,企业主要产品,地址,联系人,联系电话。内容以图片为主,配备简要文字。
     联系人:艾云松 66982372;邮箱:aysaysgsl@163.com
 
                               做美容健康不必去瑞士 来铜仁
              ——贵州省铜仁市委副书记、市长夏庆丰在“两会”接受采访时的讲话
   
     “小康不小康,首先看健康。”3月4日,在全国两会贵州代表团集中采访活动上,全国人大代表、铜仁市委副书记、市长夏庆丰如是说。
当人们越来越关注舌尖上的安全、舌尖上的营养,越来越向往返璞归真、野趣自然的生活方式时,随着贵州省委、省政府对大健康医药产业的谋篇布局,“大健康也悄然成为2015年铜仁热词。”夏庆丰表示。
    对于铜仁的大健康产业如何培育、怎样布局?夏庆丰认为,铜仁虽然起步晚,但起点却高。“对于山好水好资源好的铜仁而言,我们的产业布局上也是要高起点。”夏庆丰说。
    近年来,铜仁围绕贵州省委、省政府在大健康医药产业上一步步前行,也迅速“落子”:将铜仁高新区规划为医药产业园;德江和松桃、印江等地,规划为中草药种植园;并引进了诸多高端企业。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胎盘蛋白和干细胞的落地,让铜仁在生物制药方面拥有了高端企业。同时,铜仁市正大力推动与国家卫计委科研所的合作,打造中国干细胞工程试验室铜仁分基地。
    “以后大家做美容健康没有必要再去瑞士,你们来铜仁就可以了。通过生物制药和健康养生,四维一体的医、健、养、管,将大力推动铜仁健康养生目的地的建设。”夏庆丰说。
    除产业布局起点高外,夏庆丰表示,铜仁将在互联网医疗方面创新突破。“我们只有25个公立医院,总量是不足的。但是互联网医疗对改变医药资源的分布来说,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夏庆丰认为,铜仁市在打造养生健康目的进程中,党委政府必须要创新,只有创新才能在医疗方面提升铜仁的水平,才能通过互联网医疗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医药资源,进行重新布局,“引进”铜仁。
    人才的匮乏,是铜仁乃至贵州发展大健康医药产业的一大瓶颈,对此,夏庆丰表示,铜仁决定将医疗人才的引进列为市委市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愿意到铜仁来,达到条件的,不受编制和财政的影响,随到随签。”夏庆丰说。
    铜仁市大健康医药产业发展在“登高”的同时,也不忘“望远”,夏庆丰表示,目前铜仁正在积极推行“医养一体化”试点,以及互联网职业资格、监管、医疗纠纷化解和健康信息管理系统等的试点工作。
    “铜仁梵净山的负氧离子每一立方米是12万到18万个,用董建华先生的话讲,在铜仁睡一个小时相当于他在香港太平山上三个小时。”夏庆丰对于铜仁的大健康未来充满自信。                              (记者 苏江元 赵凯)